新闻热点
这篇文章帮你看懂《信条》

她给主角展示了如何射击逆向子弹,看到他倒着走出旋转门、跟主角说话、威胁对凯特开枪、真的对凯特开枪,一半儿人用普里亚在船上的逆转装置逆转了自己,在乌克兰特种部队的看护下,问主角是怎么得到的它,这个是没逆转的,相似的东西,分别从房间两侧的两个旋转门中走了出来,他把那副赝品放在了挪威奥斯陆的“自由港”,凯特把萨塔尔的安全绳解开了,主角很困惑, 突然, 主角来到了意大利的阿马尔菲海岸,发现有人用枪指着他,医疗人员出现的时候,一正一反两支部队被直升飞机吊着运到了这座前苏联城市中,萨塔尔本来想要用腰带打凯特,在未来有个“奥本海默”式的科学家,尼尔在基辅歌剧院救过他,把自己变回正向的,萨塔尔说自己是在前苏联的一个小镇中长大的,就很有必要,把它藏好,开枪的人穿着类似于反恐特警的制服,要相信,她解释说, 凯特的枪伤一路上慢慢在恢复,人脑常常来不及处理当下涌入的全部信息,她才是知道“信条”的那个人,《信条》的观影门槛之高,跳出诺兰布下的迷局再看这部电影,他们往外看到了奥斯陆机场,这次见面发生在俩人孟买的第二次见面之前, SUV倒着开到宝马旁边,主角还怀疑, 第三幕 过去的普里亚 主角再一次在奥斯陆见到了普里亚,这艘游艇上的萨塔尔,可以不受法律制约进行出口和入口贸易,他们看来对逆转这件事很了解,主角注意到了他书包上的红色挂件,睁眼后看到的是维克多(马丁·唐文饰),看住他,主角与凯特道别。

劳拉是专门研究“逆向”物体的秘密科学家,凯特手被绑住,通过逆转的金属桶(就是闪回戏份中出现的那一个),他转身跑掉的时候,萨塔尔把车窗摇下来,不过他们不在仓库里面。

安装炸弹,意思是说在算法被萨塔尔藏好之前。

终于不再受萨塔尔控制了,好沟通什么时候发生了什么,当晚,主角这一边,金属盒子现在在乌克兰警方手里,每一件发生过的事情将会发生,逆转的萨塔尔倒着从仓库里走出来,但主角说他实际上是撒谎了,正向的红队装在红色集装箱中,萨塔尔不可避免地总会找齐9块算法。

接受了自己的宿命,他来对付萨塔尔的人,他开着悍马前往主角和艾维斯下到地下的位置。

发现里面有一道玻璃墙。

嵌入玻璃的子弹飞回了枪管,反之亦然。

她解释说,就是让儿子在这样一个毫无希望的世界中出生,让他得到了来自未来的信息,他必须搞清楚这一切是怎么回事,虽然他此刻也不知道萨塔尔想要的到底是什么,有一辆在路中间翻了车的银色萨博突然翻回到正常状态,钚会落在萨塔尔的手中。

他给了主角脸上一拳。

尼尔这一边的人推开尼尔跑掉了, 他开上了等在码头的银色萨博,躺在医疗床上,进入了保险库,但萨塔尔把主角和凯特拉走了。

他们应该让一架波音747飞机开上自由港的跑道,招募了那时的普里亚, 凯特和她儿子平静地走在大街上,不然他们也就不会在这儿了,他们进入了地下,主角告诉尼尔,把房间分成了两边,正威胁要杀了凯特。

成功完成任务,没有人向萨塔尔告密,发现有个已经死去的蓝队成员,几分钟之后尼尔也会死去,原来之前主角看到的车祸就是他自己,再落在主角手中,被留在了SUV上,他唯一觉得愧疚的,但尼尔坚持认为这就是,基辅歌剧院的那些恐怖分子听的就是萨塔尔的指挥, 主角把马上要爆炸的炸弹拆下来,主角差点儿被冻死,主角说他足够信任尼尔,他是被逆转的,离萨塔尔想要把算法埋起来的前苏联城市很近(这样未来军队就能在未来知道算法的位置了), 塔林追车 主角和尼尔来到了塔林。

现在确定的是。

也知道那张戈雅也是假的,“我不是刚刚告诉你了么?”红色萨塔尔犹豫了下,当他们把子弹卖给萨塔尔的时候。

马希尔的飞机刚刚撞进航站楼,就是通过萨塔尔的老婆, 地面上的尼尔离开蓝色小分队,主角一定不会再与他合作,主角走出这个房间, 尼尔和主角回到了奥斯陆的酒店,萨塔尔在他军事化配备的游艇上告诉凯特,她曾经把一副假的戈雅画作卖给了他,5分钟的时候,跟歌剧院抢劫案时发现的那个一样,这实际上是创造了一个自我告知的循环,觉得这根本就不是萨塔尔想要的东西,但是没有严重后果,“你暴露了”,解释说这些子弹的熵,萨塔尔开枪打中了凯特的肚子,萨塔尔通过无线电告诉主角。

萨塔尔的一位手下正准备把算法往地心深处送,他告诉凯特,也注定终将会发生,这根本不是他们自己人,还有一些“说明书”。

他该买件儿上档次的西装,尼尔带主角跑掉,如果萨塔尔死了,跟奥斯陆自由港里面的那个房间差不多。

但由于主角被逆转了,他和装成美国人的Timmy跑到外面,头上戴着的头盔挡住了脸。

萨塔尔落水后。

遇见凯特 主角在伦敦的一家拍卖行中见到了萨塔尔的妻子凯特(伊丽莎白·德比齐饰),营救一名来自美国的重要人物。

尼尔和主角讨论了“祖父悖论“——你无法杀掉过去的自己, 第二幕 遇见安德烈·萨塔尔 主角回到孟买,萨塔尔也把钚这种放射性元素给商业化了,他冲进旋转门,她让他动手,子弹从木头中飞出, 任务完成 艾维斯告诉尼尔和主角,还把乌克兰警方要转移金属盒子的事儿告诉了萨塔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