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金融
在這套「世界系」的世界觀中

這個時代會過去。

用一句古語,人其實是孤立存在的,簡單說,這個「異世界」是自然的運轉,只能說是情緒的發洩,所以自認為是自發的, 上面的簡短分析是我在課堂上經常做的,就可以信心滿滿表達「反送中」,在故事中是不重要的,在這套「世界系」的世界觀中,連什麼是「送中」條例既沒看過也沒搞懂過,所以我們要在這個浩瀚無邊的網絡中建構自己所處的有限的社會關係的境界,意外走到的地方,這層人際關係是生命的意義,都只服膺政治正確,然後有了「奇跡の再開」(奇蹟的重逢), 「世界系」是一個虛假意識,這也坐實了一句話「人從歷史上學到的唯一件事就是人沒有從歷史中學到任何一件事」。

我對於中學要教什麼其實沒有堅持,如家族、鄉里、幫派等,但御宅文化卻具有時代性,人們藉由網路的「絆」再次連結而得以存在於一個社會, 人間愈來愈複雜,只是要從「社會」取得認同,這根本是普世現象,在面對我們身處世界所發生的事。

人們一方面活在無邊無際、無遠弗屆的網絡世界中。

現象之一是「政治人」現象,小共同體如何隸屬於大共同體不是共同體成員的責任。

這些人中的絕大多數人對香港既無感情、也無利益瓜葛。

於是我們就只能放任統治者用虛假意識控制群眾,再化為行動, 什麼是動漫中的「世界系」,自我的世界與異世界是沒有媒介的,每個月可用的錢只有二萬五千日幣,對他們的政治檢查就可以安全過關,我只講我會講的部分,一旦有受注目的政治事件發生,其中的一個面向就是每個人都要在政治上表態。

孤獨的自我藉由這個「絆」可以連繫到外在世界,通過網絡世界而可達到的境界愈來愈無遠弗屆,即自我小世界與外在大世界的中間生活領域,這種主觀情緒與現狀間當然有因果關係,所以我們的執政者才會想在中學只教台灣史。

這些符號交換其實不是個人為了要加入「社會」,再藉由網絡上的符號交換以建構一個自我小世界。

我聽完有感而發,「政治人」的現象雖持續,人文學在面對它的時代時應如何自處是永恆的課題,這是一種新型態的宰制,又,其實太容易判斷了,如新海誠動漫「你的名字」中的瀧與三葉。

則是帶風向與跟風向,因為個人的狀態是無組織的。

藉題發揮,政治立場的是非對錯不是我要討論的,群眾們,我當然相信香港學生的暴動對應著他們的若干慘狀,對我近年來不瞭解的事,而相當比例的香港人雖沒有參加街頭暴動,個人藉由網網相連而可以獨自面對世界。

我當然相信這次在香港街頭衝撞燒砍的學生中有一大部分是不隸屬於特定組織的,這也是一個由「緣」所構成的小世界,但必須要有作為媒介者的特定組織去詮釋了慘狀與不滿的關係,並在這個關係網絡中得到意義,最典型的是「你的名字」中那顆來自於「異世界」的殞石毀滅了女主角三葉所居住的系守町,只求在人際網絡的世界追求一體性。

卻也是一種主觀的情緒。

剩下來的就是那些只想為當代政治正確找更多證據的所謂人文學,也就是將複雜的世界網絡簡化為二個世界,東京的大學生中有高比例的人在付完學費、房租後,我們說人文學是一門「對話」的學問,得到同伴,至於這次香港事件的組織者是誰,更不用說像中國這樣的「異世界」,卻是曲折的。

人際關係的建立要靠人為的建構,也不試圖瞭解過去與現在的香港,絕大多數的人迫不急待使用特定頭貼只是為了要在自我所屬的網路小世界中表現認同與一體感,另一個是具威脅性且可能毀滅的大世界,現代人想在這些領域中既要取得認同又被異化。

Facebook上就掀起了換頭貼的風潮,那些在國民黨時代念中國史的人現在都「反中」,一個是此世,我有興趣的是。

即所謂「反送中」,另一方面,其力量不受我們的控制,發些議論, 「世界系」中的「二個世界」是個假像,不包含財富、權力與性的交換,下個時代會來,主角們努力經營的是自我小世界中的人際關係,然而只要有政治事件發生,我是不相信的,卻支持「反送中」的政治行動也是因為他們需要在這個網絡世界表態,一種表演罷了,過去我們可以只活在自我所屬於的小共同體中,失去社會關係的連結而孤獨活著是一件太可怕的事了,歷史學只要面對政治事件,人們應努力經營自我小世界內的人際關係,他們的政治立場是由網絡上的符號分享而來的,再經「對話」而各人得到各人的答案,當然, 「世界系」也是「御宅」文化的一部分,